秋琪

是个宁缺毋滥的完美主义者。
是个画画的,写文的,磕cp 的。
也喜欢Lolita 和jk (其实三坑全占)
虽然是个小透明,但还是希望自己能努力变得更好。
没了……

Q:大家的灵感源泉地都来自于哪?我是厕所……

当然是灵感来源于生活啊,在日常生活中总能找到点子的。

Q:在lofter看过最虐的文是什么?

好像没被虐到过,现在还没有看到一篇能把我虐哭的,深深扎进我心里的那种刀子,我期待着这种刀子能快点出现,不然都不好意思混这个问题。

【潇黑/黑潇】 时光胶囊

     现在是下午两点十四。

     这一篇是情人节之前就写的,情人节了,所以一直把惊喜留到现在。

     故事的背景还是原设定,简单来说就是潇洒哥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引发一系列的乌龙。

      不说了,大家看的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  情人节快乐!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



     花瓣漫天飞舞。


     想不到随便走走都能走到这么漂亮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小溪的两旁都种满了樱花树,加上当下正值春季,成群的蜜蜂和蝴蝶也在簇拥的花朵间嬉戏。


    潇洒哥靠在一棵樱花树下,躲着今天毒辣辣的大太阳。


     一路走到这里也费了不少力气,而且树荫下也凉快,干脆睡一觉好了。


     “反正定位发给黑大帅了,他又不是路痴,我就在这边睡边等他来吧。”


     他闭上眼舒服的睡下。


      只是再一睁眼,又是一样的场景。


      小溪,樱花树,还多了两个小孩子的在樱花林里嬉笑打闹。


      “哥哥你看那只蝴蝶好漂亮啊!”


       “想不想近距离观察一下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握紧了手中的玻璃瓶,慢慢靠近用力一扣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他盯着扣在地上空空的玻璃瓶,那只蝴蝶拍打的翅膀很快就飞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甘心的他追着蝴蝶跑,奈何自己不会飞,还是个小孩子,长得也不高。无数次看着与大地紧扣的空空如也的玻璃瓶。


       黑大帅一直紧紧跟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看着哥哥跪在地上,眼神空洞的看着玻璃瓶,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
       “哥哥,我不要蝴蝶了,抓不到就算了,以后还有机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下次我一定会抓来给你看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相信哥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刚刚绕了几乎林子跑了大半圈,累的没什么力气,只好靠在一棵樱花树下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今年的樱花开的好漂亮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望着随风飘零的樱花雨,他伸出手接住小小的一片,有些湿凉的花瓣在掌心里安静的躺着,他转身想让哥哥也看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哥哥一直埋头写着什么东西,完全不像以前一样,一有新鲜事就靠过来讨论。


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有些生气,他沉住气慢慢靠过去,想看看哥哥到底在干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潇洒哥反应过来,立马就双手把那张纸放在身后,让黑大帅扑了个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在干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在补未来写给自己的信啊,昨天晚上太困了,所以什么都没写。所以现在我要努力补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你写吧,我保证不偷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又坐远了一些,低下头奋笔疾书。


       黑大帅看着有些距离的哥哥,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昨天晚上吃完饭,回到房间就看见他迫不及待的拉着自己,讨论当下小伙伴里都风靡的事。


       “清楚了,所以哥哥也想做一个时光胶囊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弟弟来和我一起做吧,一起给未来的自己写一封信。等到十年或二十几年后我们再找出来一定会非常有意思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听起来不错啊,那哥哥有想好要给未来的自己写什么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不太清楚,不过肯定有崇拜啦!未来的我一定又厉害又聪明,肯定干了很多了不起的事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今天晚上写好信,明天去秘密基地埋就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等等,我们把胶囊具体埋在哪里呀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兄弟俩都苦恼着这个问题,没过几秒,潇洒哥突然惊讶的说。


       “要不埋在最小的樱花树下面吧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应该埋在很大的树下面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,所以要反其道而行之,你和我现在都还小,等我们长大那棵树也会长大,等到那时我们找到胶囊,在看着那颗已经长得很大的树,就好像树,我还有你一起见证了多年的时光,感觉这么做不仅有意义,还挺有仪式感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就这么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哥哥他写了什么,只要写的别太慢就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再看一眼,潇洒哥已经坐回来了,手上还多了个白色的信封,他认真地看了几眼,确定包好了才把擦干净的玻璃瓶拿过来放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见哥哥已经做好准备,他也从挎包取出信放在一旁,等着哥哥把玻璃瓶交给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好大的蜂窝!”


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突然看着对岸的樱花树大喊。


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也跟着望对岸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好机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眼疾手快地抢过弟弟的信,小心打开塞了什么东西,嘴里不停地念叨那个蜂窝多大多吓人,然后再小心合上信封放在原地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不到啊,哥哥你看错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吧,可能是它太远了,你看不见也很正常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把玻璃瓶递过去,站起身去找那颗最小的樱花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是要找埋的地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,可惜平时我都没怎么注意,明明来过很多次了,现在居然都想不出来哪里有一颗最小的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也不一定要最小的树嘛,和我们身高差不多的树也行啊,说不定多年后回来那棵树会和我们一样高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行吧,已经下午了,快点埋好快点回家,不然妈妈要担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两兄弟在偌大的桃花林里四处寻找,很幸运的在离河岸不远的地方找到了小樱花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总算找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黑大帅松了口气,接着从包里拿出小铁楸,和哥哥一起挖出一个小坑,小心翼翼的把土盖上埋好。


       “哥哥,我们做点标记方便未来的我们找树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颗树和对岸的那块大石头刚好在一条线上,听妈妈说那个石头在她记忆里一直没变过,而且这棵树离小溪也只有十几米远,就算过了很多年我也不会忘记的。”


     在休息一会儿就回家。


     他和弟弟说好,就坐在小樱花树旁。看着樱花从眼前纷纷飘落,想着今天的风可能有些大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再一抬头,却看见弟弟正摇着树枝,人为的制造出一场小小的樱花雨。


     看着弟弟童真的微笑,这些都让他觉得不可置信。


      睁眼的一瞬间,面前只剩下缓缓飘零的花瓣。


     好漂亮啊……


     梦还没有结束吗?


     潇洒哥慢慢抬手揉一揉眼睛,总算清醒了一点。

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看你,全身上下都是花,真像个小女生!”


      刚睡醒就听见黑大帅的嘲讽, 他还不打算停手,摇着树枝上的花,意图给自家哥哥来一场春天的见面礼。


       不过他那股干劲很快就变淡了,笑容也逐渐凝固在脸上。


       黑大帅看他哥哥并没有像平时在开玩笑后激烈的抗议,也没有那副求停手的可怜样。


      他只是又很震惊很震惊的眼神,一直盯着自己一言不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弟弟不吵不闹了,潇洒哥才反应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到了就好,我们过一会儿再回家吧,我想找个东西。”


       潇洒哥站起来笑脸盈盈的退步,再对齐对岸的大石头,按照梦里的地方找到了那棵树,拿起今天刚好带着的铁楸,一个人蹲在地上掘土。


       如果梦里的一切都真实发生过,那个玻璃瓶应该就在这里。


       他拿着刚出土的玻璃瓶来到溪水边清洗,看着它洗净后恢复成梦里干净透明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瓶中透出那两封泛黄的信,潇洒哥费了点力气才取出信,又把上面署名黑大帅的信物归原主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你给我干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看见上面写着你的名字吗?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本来想着是不是什么恶作剧,但看到信封有点严重的老化程度他也不再说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他轻轻打开信封,取出信纸的同时也不小心掉出一张小卡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捡起小卡片,念出上面字迹有些稚嫩的一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凭此卡可拥有一次帮忙抓蝴蝶的机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下面的兑现人居然是我吗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从容地拿着玻璃瓶,在樱花铺满的青草地上追着蝴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被这一幕又是吓得一愣一愣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潇洒哥玩着玩着捉蝴蝶的水平也在无意中提高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为一张小卡片这么较真,还真去抓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太反常了。


       是不是被我电傻了???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看到颜色漂亮的,不过放心,这一只绝对符合你的口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这只蝴蝶这么黑哪里漂亮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弟你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呢?要仔细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抬高玻璃瓶,那只纯黑色的蝴蝶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蓝紫色的光彩,浪漫的像装满了整片星空的蝴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是挺好看的,不过你突然这样我有点不适应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不管,反正我抓来给你那张卡就作废,只要别拿着它再来威胁我,那卡就随你处置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你的信里都写了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我变得很厉害,然后就写了些期待的祝福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呢?你那封写了什么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和你差不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里埋的有东西,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是刚刚梦到的,小时候的我们就在这里埋过东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他还是有点不明白,又把小卡片塞在信封里放好。


       同样都是两封小时候写的信,怎么自己的信就多了张小卡片呢?或者是赌输了的惩罚?


      好像有这个可能。


      但哥哥这么遵守小时候的约定,黑大帅现在都有点受宠若惊。


      算了,看他这个样子的份上,我还是保密吧。


      其实黑大帅很早就到这里了,那时看到潇洒哥一个人靠在树上睡觉,是没什么,哥哥能睡这一点他早就接受了。


      想着走累了,休息一会儿再把哥哥叫醒回家。


      但一直坐着又太无聊,黑大帅就无意看了一眼旁边睡着的哥哥。


       他笑的柔情似水,应该是做了一个美梦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虽然有点恶心,但机会非常难得,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久,潇洒哥边睡边笑的事情他也就见过几回,而且那几次也笑的很猥琐,都不值一提。


       真是活久见。  


    笑的那么幸福多半是在梦里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吧


       黑大帅当机立断,拿起手机就是各种拍拍拍,想着等他醒了就拿着这些证据好好审问,看看潇洒哥是他是不是有什么梦中情人。


      反正照片在手机里,平时他睡得又死,只要我不说就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。


      等一下,如果真按照他所说的,我不就是他的梦中情人吗?


      黑大帅想到这里是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
       还是别想了,晚上容易做噩梦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都梦到什么了?我挺想知道我们俩小时候的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我们两个做了一个时空胶囊埋在棵树下,梦里我和它一样高,现在它都比我高了这么多了,离那一天到底过了多少年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么说,我们小时候也没做什么很可怕的事,埋个瓶子而已,怎么醒了就一直盯着我看,我脸上有东西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可怜我自己,梦里的弟弟真是又可爱又懂事,我当时抓不住蝴蝶,他就过来安慰我,连蝴蝶也不要了,也没骂我是个废物哥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同人不同命啊,怎么现在本先知的弟弟就这么可怕呢?天天打我还骂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潇洒哥,你找电啊!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追不到我的,和哥哥比跑的你也太嫩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两人在樱花林里一阵的你追我赶,跑落下漫天的樱花雨,潇洒哥跑在最前头,不时转头看着身后的弟弟。


      梦好像又开始了,当时也像这样一起在樱花树下奔跑,还有睡醒时眼前的樱花雨,和一样喜欢摇树枝的弟弟。


       当时那么震惊,是感觉自己没有睡醒,做了梦中梦。


       我都作死转移话题了,希望跑了这么久他会忘记这件事情吧……


       刚刚想了很多才明白,梦从来就没有开始,也从来就没有结束。


       因为那些事情都真实发生过,包括现在追着自己的黑大帅。


       本来就如此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,我就是我,他就是他,这一点没有变过。


       所以这一切都是真的,不是做梦,只要这样想就对了。


      潇洒哥跑的没力气了,他停下来认命挨打,但黑大帅也停下来,什么都没做。


      他没有了当时的气愤,反而一脸的平淡,仿佛刚刚只是单纯的在健身运动。


      这样的弟弟,潇洒哥心里实在是害怕。


      就好像他还突然多了一项读心术的超能力,早就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小算盘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,为什么要抓蝴蝶给我? 单纯是因为那张的卡片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明白?这当然是因为本先知是一个守信的人啊!”


       “  …… ”


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,有可能没打赌,是小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


       “你就这么好奇小时候的事情吗?实话告诉你,看你小时候哭着喊哥哥这么可怜,哥哥我当然要好好的在物质上补偿安慰你呀!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谎我就真动手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怕你呀,大不了去妈妈那里告你的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现在疯言疯语的,弟弟来电一电应该就能恢复正常了,别怕,弟弟会很温柔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毫不费力的拉住潇洒哥的手,潇洒哥却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态度,顺势往身后狠命地压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太低估他哥哥的赖皮程度,自己也没反应过来,于是两人双双倒地,痛得直叫唤。


      “哎呦,躲不过躲不过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该说这话的人是我,快从我身上起来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弟你怎么这会儿那么害羞啊?明明我们一直都一起睡的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又不是睡觉,是你陷害我!快起来,你要躺多久啊?压在我身上你怎么会痛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你英勇献身救哥哥的精神而心痛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,又小心扶黑大帅站起来,轻轻拍落他身上沾满的花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弟弟你好淘气,怎么就这么喜欢小女生的东西呢?看哥哥多体贴,都帮你拍下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你诡辩…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见已经过了不久,太阳也有些西斜,两人就打算拿上东西回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也打开盖子放飞那只蝴蝶,把信好好的放在里面盖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会养小动物,它从哪来就回哪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果然一切都没变,弟弟长大了,也懂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各揣心事,回家后把信和玻璃瓶都收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只是考虑到瓶子只有两封信缺了点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剪下一只黑色的纸蝴蝶,放进玻璃瓶里,这样看着就舒服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时光胶囊在过了多年之后又重新摆在房间的角落里。


       装载着过去与现在的美好回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END 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
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





         





   

情人节,告白一下我的粉丝们(不,你没有粉丝)

      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,我想和大家说一些心里话 。 

       去年夏天的八月,我发了第一篇同人文,当时真的是很喜欢喜灰(灰喜)这对啊,然后有很多很多人支持我,鼓励我。

      所以我才能够有勇气,一直写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想想最初,觉得要在画画和写文之间选一个来表达我对cp 的爱,我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写文。

      感觉我当时真的好天真。

     觉得写文很简单,不像画画那么复杂费时间,只要写字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我错了,写文真的好难,和画画一样难!

      光是在剧情上,我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,把一个灵光一闪的点子,结合着cp的特性,然后一点一点的磨出几个故事中的爆点,在边写边把这些爆点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我一般都是纸面书写,在本子上写完了,然后语音转文字。

     写文考验文笔,还考验写手积累的个人内涵。

     以上的这些我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 再次感谢大家能够接受我的儿童文笔。

     我不是什么很厉害的人,我只是把心中想好的CP们的故事,用最简单的语言去告诉你们。

     从去年到现在, 我写下的故事,有悲伤的也有快乐的。

     创作的过程往往很艰难。

     怎么写才好,用什么词才好,就是这样简单的故事,只要我不满意,我就会反反复复改好多遍,所以我很负责的保证,你们看的每一个故事,都是我努力接近自己满意的成果。

       我今年最大的收获,就是写好的这些故事,还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你们。

       每一次收到喜欢和推荐,我都能开心好久,这也算是我努力付出的回报,其实虽然我的文热度不算高,但阅览量多多少少破千甚至超千。

      白嫖的人这么多,也都算是对我努力的一种肯定。

     你是白嫖的我也感谢你,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故事,就是大家别那么高冷嘛,给我一句意见也行啊,像我这种菜鸡真的很需要大家的意见,有些错误的地方我可能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以后只要我还一直喜欢着他们,我就会一直写下去。

      谢谢,真的很感谢你们能一直陪着我,不嫌弃我这个小透明,小垃圾。

      你们就是我的勇气,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      我们能相遇也是一种缘分,废话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  希望大家今天情人节快乐。

      你们都是我的翅膀(←这人疯了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爱你们的秋琪

我决定情人节就这么穿着过了(╥﹏╥)

(后一张是女儿的自搭)

Q:疫情结束大家最想去干什么啊?

想出去逛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(╥﹏╥)

Q:表面上我是个同人创作者,但其实私底下是??(药代动力学研究员在此ଇ ( •́ .̫ •̀ ) )

普普通通的高二党,每天只有瞌cp才会快乐。

日常生活中沙雕又欠揍,喜欢逛B站,刷福特,半次元什么什么的。



给大家讲个鬼故事,我没有作业。

【喜灰/灰喜】愿一切如常(友情向)

    

    非常非常短的小段子,第一次尝试同一个题目同一个场景写不同的CP。

    两篇内容有相同的地方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大家乐一乐就好了(´▽`)ノ♪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“怎么跑到悬崖边上坐着呀?”


     “那我应该先问你吧,为什么不和你爸妈一起等烟花呢?”


      问的对方都有些凝噎,喜羊羊坐在灰太狼铺着的毯子上,又对灰太狼笑笑。


      “那我先来回答吧,感觉你不在都没什么气氛,所以才来找你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今晚的青青草原一定很美吧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大家都很团结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灰太狼想起从几天前开始的准备活动,今天晚上大家还一起准备晚饭,之前交过的很多好朋友,也被大家邀请到青青草原来过新年。


       为了更好的庆祝新年,大家都讨论要放一次最棒的烟花。


      喜羊羊还出主意,去网上征收大家的烟花,到了计数的时候烟花多得连仓库都装不下了,可见青青草原的居民对这场盛大的烟花都非常的期待。


      在这期间,灰太狼和慢羊羊合作发明了放烟花的机器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这样大家都可以看烟花了。


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今年的新年还真是有些特别。


      在青青草原住了那么久,第一次有机会看到这么盛大的烟花。


       新年的今天能有留下这么美好的回忆,看来接下来的一年都会一切顺利的。
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时间点怎么还没开始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半个小时后,大家也都到了最好的观看烟花的地点, 那个时候就能看到烟花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的还挺周到的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其实这里面还有慢羊羊的功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喜羊羊从口袋掏出手机一看,刚刚爬上这座山顶用了21分钟,但打地铺整理背包里的食物和物品也用了不少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我慢慢等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他不假思索的点开界面,然后传来了很熟悉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懒羊羊:“怎么样,大家接上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沸羊羊:“我接上了,这是在群通话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丽羊羊:“冰冰羊,快回来坐好,烟花很快就要开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广播突然开始倒计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也一起激动的倒数。


        第一道金光升上夜空,紧接着两两三三的烟花也绽放着五彩斑斓的光彩,青青草原家家户户的红灯笼与烟火的暖光相映成趣。


       大家期待已久的一刻终于开始了。


       美羊羊:“虽然今天没有流星,但在烟花下许一个新年愿望也挺浪漫的,要不,大家一起说说自己的新年愿望吧?”


      懒羊羊:“新的一年,想吃很多很多的美食!”


       蘑菇菌:“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(交很多好朋友,变得不再孤单。)


        美羊羊:“我想怎么吃都不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喜羊羊听着一个个美好的愿望,也不说话,安静的望着漫天的烟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烟花的光落在肩头,落在脸庞,也落进他的眼里,闪耀着和烟花相同的颜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起来心情很好嘛,怎么不许个愿啊?说不定就实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我的愿望有点难实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答案挺符合现在的小孩子的。


       他还是回看天上的烟花,听喧嚣热闹着新年的夜晚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是世界和平,得到超能力什么的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的新年愿望是一切都能保持现在的样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愿望太简单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吗,可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太贪心了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今年对我来说很特别。能和爸爸妈妈一起过新年,又多了一个可爱的妹妹。和大家一起面对,一起解决困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我们还成了朋友,今年的这些事情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,居然都成真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爸爸妈妈和冰冰羊一直陪在我身边,青青草原也能这样一直和平下去,希望这一切不要有任何变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我也希望这一切都不会变,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灰太狼弯起嘴角,温柔的微笑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空中再次绽开一束烟花,它的光芒感染着纷纷扬扬的雪花,一瞬间又成了几点星光,消失在夜色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希望你也不会变。


       喜羊羊注视着那张侧脸,心中的恐惧抑制不住的袭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总是恍惚间想起灰太狼会变回原来的样子,对他说交朋友这件事是骗人的,只是为了要吃掉自己才这么做。


       从狼羊和平开始就高兴的放下这件事,直到和细菌大王交手时不小心中招做了那场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失去朋友,失去父母,遭到背叛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件事的任何一件,他都经受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一切都不变,你也不变。


        就能消除所有恐惧,一直幸福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就可以和灰太狼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吧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希望这个贪心的愿望能实现吧,他又看着绚烂的烟花苦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喜羊羊哥哥,找到你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冰冰羊,小灰灰,你们来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叫你们回去啊!妈妈做了好多烤地瓜,你们再不来地瓜都要凉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冰冰羊拉着喜羊羊的手,一路踏着积雪回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我想太多了,他安慰着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喜羊羊看着两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心里的那个愿望却变得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【潇黑/黑潇】愿一切如常


     非常非常短的小段子,第一次尝试同一个题目同一个场景写不同的CP。

    两篇内容有相同的地方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大家乐一乐就好了(´▽`)ノ♪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找一个开阔的地方,在厚厚的积雪上铺一张毯子,再放下一些食物和水,然后坐下来,结束爬山的劳累。


    坐下来的两个人一个是黑大帅,一个是潇洒哥。


    昨天早上收到羊村的邀请,今天早上到的羊村,不久前又吃了丰盛的晚餐。


    现在的他们坐在山顶上,等待着一件美事。


    “啊嚏——!”


     也许是风太大了,黑大帅打了个喷嚏又继续盯着深不可测的夜空。


     潇洒哥从随身的背包掏出一条围巾给他戴上,又拿了一张绵软的小毛毯轻轻盖上黑大帅肩头,而后又盖在自己的肩膀上,起身靠近身边的弟弟。


     “出门前妈都跟你说了多穿点衣服你都不听,看,感冒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要你多嘴。”


       潇洒哥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他这样靠着黑大帅,感受着寒风凛冽的山顶上唯一的温暖。


        空中飞舞着许多雪花,它们慢慢接近红色的灯火,一齐从雪白变成喜庆的红,融进家家户户的灯海里消失不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快点开始就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嘛,我听他们说半个小时后才开始,合计我们走了那么久,应该快开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耐心的回答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他不假思索的点开界面,然后传来了很熟悉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懒羊羊:“怎么样,大家接上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沸羊羊:“我接上了,这是在群通话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丽羊羊:“冰冰羊,快回来坐好,烟花很快就要开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之后,就听见正在通话的大家和广播一起倒

数十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当夜空升起烟火,绽放最明艳的色彩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屏幕前的大家也是一样的激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美羊羊:“虽然今天没有流星,但在烟花下许一个新年愿望也挺浪漫的,要不,大家一起说说自己的新年愿望吧?”


      懒羊羊:“新的一年,想吃很多很多的美食!”


       蘑菇菌:“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(交很多好朋友,变得不再孤单。)


        美羊羊:“我想怎么吃都不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提议,潇洒哥不假思索的说了第四个愿望。


       “希望新的一年能变得更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庆幸这是在语音通话,要是当场和别人一起听他哥哥许这么个不正经的愿望,他绝对当场断绝关系走人。


      大家没受到潇洒哥的影响,纷纷跳出来许下一个又一个充满期待的美好愿望。


      怎么这人就这么自恋呢……


      他无奈地将目光从烟花移回他的傻哥哥,很不凑巧和他充满期待的眼神撞上。


       怎么回事……


      他怎么这么看着我?


     什么时候开始的,难道我一直被他盯着吗?


      细细思考,开始放烟花时候自己就在看 ,然后心里嘲笑了一下那个傻愿望。


      好吧。


      这都不是重点。


      都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个人没一个主动打破这四目相对的尴尬。


      这让他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。


      烟花的暖光在他的面庞上一下一下的亮起又黯淡,那些温暖的光彩也跌进他的眼波里流转。


      黑大帅看着他突然温柔的笑,仿佛现在只剩下烟花喧闹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刚刚盯着我多久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不知道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要死了,只是觉得弟弟安安静静的坐着看烟花有些意外的温柔,本来很小心的看着,突然黑大帅就转过来了,当时大脑都死机了。


       他是万万没想到,黑大帅第一时间发现了居然什么也没做,搞得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,只能笑着面对“困难”了,反正平时跟他闹冲突的时候都这么过去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想问一下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,大过年的能不能不打架啊…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 …… 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能吃很多美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居然比我还嘴馋…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潇洒哥小声都嚷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有意见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黑大帅觉得自己今年不会有好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新年没多久就说谎,能有什么好运?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觉得,自己真正的愿望过于矫情,说出来都够潇洒哥笑一年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希望自己能和妈妈哥哥一起度过平凡的每一天,以前就是这样一天天过下去的,今年也只需要这样就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挺简单的愿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在心里确认了这个愿望,看着烟花也笑了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笑什么,这么开心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啊 …… 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又说了第二个谎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看来今年是要倒大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